南昌做近视眼手术的副作用,南昌做近视眼手术的医院,南昌做近视眼手术疼吗

[报料热线] 2239110/18898898855

南昌做近视眼手术的副作用,

  (原标题:黄渤:“三板斧”应对所有角色,我有点怕)

  信息时报讯(记者 马泽望)前晚凭借《冰之下》夺得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主角奖的黄渤,被问到如何庆祝时,他笑说“回答各位的问题”,他真的在晚上将近11点钟在微信接受记者们的采访,聊天内容从自己“小鲜肉”的过去聊到“老腊肉”现在,从表演、对行业的看法聊到自身计划。

  如同往常,他可以和记者们开玩笑,但谈到表演时,他很认真,“(演技)这个东西还挺吓人的,一开始我们没有它的时候特别需要它帮我们支撑表演。但是慢慢多了以后,就会发现,这 三板斧 好像能应对好多的事儿,就开始慢慢的用这 三板斧 应对所有的角色。这就是慢慢有一些演员,就大家开始觉得不错,但慢慢怎么就……这样了。我开始觉得有点可怕。”

  “极简表演是我的目标”

  在电影《冰之下》中,黄渤饰演的角色是挣扎在东北,国境线边界底层,在大时代中混沌生存最终自我救赎的一个警察线人,对于表演极具挑战。在获奖之后的后台采访中,黄渤对自己这次的角色进行了深度剖析:“为了这个角色,接触了很多社会人士,能感受到他们的状态。得奖是高兴的,但重要的是点燃自己,每个奖项都是助燃器。”

  黄渤在得奖后说过,自己近两年离火热的电影市场稍微有点远。随后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我没有离开电影圈,只是这段时间演戏的脚步放慢了点。从《寻龙诀》之后就想停一下,可能是有那种危险感,这个是自己对自己老是一部一部这样拍可能觉得不太行。”他谈到了“演技三板斧”给他带来的危机感,“我也怕这个圈子(指表演套路)慢慢会套在自己脖子上,因为那太简单、太容易了嘛,别人也不会说不好,然后你也安全、观众又喜欢,何乐而不为呢?但就是时间长了以后,你觉得演戏从没意思变成有点可怕,让你对表演这个事情慢慢失去了乐趣,这个就坏了啊。”

  黄渤表示,自己最近这段时间开始接一些不同以往的角色,“从《亲爱的》开始,我都在尝试或多或少的做一些调整跟改变,这是个过程,我希望可以不用那么的激情,或者说不用那么奔放,不用那么的失声痛哭,就是简简单单,用普通的线条,不用过多笔画的勾勒出一个大家能够认可认同,有感受的人物。(上影节)评委(对我)的评语啊,极简的方式完美表达,其实是我的一个目标。”

  “小鲜肉现象不用担心”

  在颁奖礼现场,颁奖嘉宾曹保平和段奕宏有提到演员被“小鲜肉”们抢了活的话题,黄渤在接受采访时也被问到如何看“老戏骨”和“小鲜肉”的问题,已经获奖无数的黄渤表示:“最近确实听到很多这类话题,小鲜肉这事,其实就是说年轻演员嘛。年轻演员在市场里是客观存在的,他们能带来那么大的流量,说明市场真的需要他们。目前出现的问题是市场的急剧膨胀与需求的急剧膨胀。年轻演员的需求肯定是有的,年轻靓丽帅气不是坏事,我觉得没必要太担心。其实在我刚入行不久的时候,一些演员前辈们,也是对我们这些年轻演员充满了担忧,但是在这过程中慢慢也会出现一些有实力的,有责任感的,有能力的(演员)。这需要时间。”

  而提到“老戏骨”,黄渤说:“老戏骨当然应当被关注和尊敬,因为他们身上真的有很多值得去学习的地方。比如说李雪健老师,他对人物刻画非常准确,有时候他也没用力演,就很简单,这就是力量和他的能力,是对表演的控制跟审美都到达一定高度以后才能呈现出来。”

  “找宁浩客串?好主意”

  在采访中,黄渤也提到自己在筹备自己的首部导演作品,他不认为演员转型当导演,是因为演员这份工缺乏安全感,至少在他那里这个观点不成立,“其实演员是电影工业里的一个环节,也有表达的空间,但和导演的工种不同。我从七八年前就想尝试当导演了,这想法这些年老萦绕在我脑子里面,就想做了”。

  被问到具体什么题材和故事时,黄渤只肯透露新片跟他之前的电影都不太一样,“挺好玩的”。当记者建议黄渤可以找当年让他一举成名的《疯狂的石头》导演宁浩来片中出演一角时,黄渤笑说:“这个建议不错,找宁浩客串一个角色挺好,他是个特别优秀的演员。”

  以“新导演”的身份从事电影行业,黄渤认为对他来说有难度,但也是跳出舒适圈的尝试,“这是有点折磨,但又能让我兴奋,我现在特别需要找一些能让自己兴奋的点,这是创作里最重要的东西。尝试当然有风险,其实我可以舒舒服服拍几个保险的戏,然后自己乐呵,但我不喜欢这样。我愿意尝试,也做好面对失败的准备,这很正常,谁能保证永远成功呢?”

分享到:
上一篇:
下一篇: 粤首家医院实现"医药分家" 持处方单院外捡药
编辑:星蕾
分享到:
  • 今日惠州网微信
  • 惠州发布微信
  • 惠州文明网微信

查看所有评论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惠州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